提起二战胜败的原因,一般人不假思索地说:因为美、苏、英的实力加在一起,远远超出德、日的实力。

的确,美苏英的工业生产能力和资源远超过德日,但这只意味着美、苏、英在战争资源上对德日占有很大优势,并不意味着美苏英就一定能获胜。战争资源占优势的一方未必能赢得战争,如宋亡于蒙,明亡于清,拜占庭帝国亡于土耳其,都是战争资源占优势的一方失败的例子。

虽则希特勒在困毙英国之前大举攻苏,很不明智,属自取战略险境,随后日本又帮了个巨大的战略倒忙——袭击珍珠港把美国拖入战争,让罗斯福政府把美国巨大的工业生产能力迅即转化为战争能力,但是德国仍有不止一个机会抢在美国对苏援助发生效力之前,彻底击败苏联。

只不过,这些机会都被希特勒浪费了。其中最后一个机会就是斯大林格勒战役。斯大林格勒战役本来不是争夺斯大林格勒一城的战役,而是德国以大规模闪电突袭方式夺取苏联西南油田和产粮区的大手笔军事行动,却被希特勒搅成了以正规军对付狙击手的巷战泥淖,最终深陷泥淖的德第六集团军遭苏军围歼,全军覆灭。

战役初期,因为斯大林错判德军主攻方向为莫斯科,误以为西南方向是佯攻,因而迟迟不给西南方有力支援,导致苏联西南方面军全线崩溃。但大好形势下希特勒一再改变计划,处处干涉前线将领的指挥权:

先是突然改变计划,于1942年7月2日强令霍特的第四装甲集团军停止围歼困守于沃罗涅日的苏联布良斯克方面军主力,转攻斯大林格勒,为此不惜撤了B集团军司令包克元帅之职…结果使得已成瓮中之鳖的苏联布良斯克方面军主力逃过灭顶之灾,该方面军后来在斯大林格勒反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继而希特勒又骄傲轻敌,再次改变计划,将第四装甲集团军、第17集团军调离斯大林格勒方向,只派第6集团军去攻打斯大林格勒,导致德军攻坚火力不足,攻占斯大林格勒的进程大大减缓,而苏联乘机利用巷战拖住德军,并向顿河右岸集结兵力;

尽管如此,保卢斯的第六集团军仍然攻占了斯大林格勒90%的城区,但苏军残部却在余下10%的区域拼死顽抗,其背靠顿河的地利,又能源源不断获得顿河右岸的补给,数千名狙击手隐蔽在废墟当中,每天杀伤大量德军。

而且,由于德军对斯大林格勒旷日持久的争夺,也令斯大林逐渐明白了德国夺取西南粮油区的意图,从而制定了以斯大林格勒巷战拖住德军、同时大举向顿河河曲集结巨量的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新计划。
  对此形势,曼斯泰因深感不妙,强烈建议希特勒停止攻占斯大林格勒,而改为彻底毁灭该城,第六集团军进驻顿河河曲,切断苏联顿河河运。曼斯泰因建议遭希特勒顽固拒绝,但希特勒神经病式地强调:攻占这座以斯大林名字命名的城市,从心理上是必要的!

而要占领城市,就必须清理狙击手,德军正规军就这样陷入陷入了与苏军狙击手的不对称战争,这就注定了第六集团军全军覆灭、以及夺取苏联西南粮油区全盘失败的命运。

时机就这样错过了,之后,由于第六集团军的覆灭及苏联300多万兵力的迂回包抄,德国南方集团军各路不得不且战且退,放弃原有目标。

斯大林格勒一战,德国白白损失了25万精锐,却没有捞到它急需的粮食和石油,终于伤了元气,难以继续消耗…而美国对苏联的巨量援助却开始发挥效力,胜利的天平当然是向美苏英倾斜了。

如果希特勒没有瞎指挥,而让前线各将领自主,一鼓而下沃罗涅日、迅速攻占斯大林格勒的话,那么等斯大林反应过来的时候,德军肯定已经拿下西南粮油区,并修筑防御工事,严阵以待苏军的反扑了,这种情况下苏军反攻失败是毫无疑问的。

如果德国攻下西南粮油区,则德国的战争资源大增,而苏联滑落困境,德军进可包抄钳击莫斯科,守可切断美国对俄南线运输,美国的援助也就远水难救近火了。

苏联一旦败亡,美、英想成战胜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也就说,二战盟国胜、德国败,最大的原因是希特勒犯了错误。

但是,难道丘吉尔、罗斯福、斯大林就没有犯错误么?丘吉尔、罗斯福当然也犯了好些错误,但是他们的错误基本没有对军事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因为民主国家的高级将领在职权范围之内,可以理直气壮地不鸟政客。

斯大林犯了更多、更大的错误,简直是一塌糊涂,正是斯大林的错误,导致战争初期苏联损兵百万、一溃千里,差一点“亡党亡国”。

但是,其后斯大林却能从一系列惨败中,认识到了尊重将领自主权的重要性,如在关键的斯大林格勒战役中,斯大林除了下了一道“不准后撤”的命令之外,基本都是由朱可夫自主指挥;其后的库尔斯克会战也是这样。

希特勒却完全没有汲取教训,继续干涉将领的指挥,如其后的库尔斯克会战,莫德尔指出苏军已构筑了坚固的反坦克防御阵地,主动进攻必败,建议让苏军主动来攻更为有利,希特勒蛮横拒绝,坚持要按原计划发起进攻,结果一败涂地,大大加速了东线的崩溃。

与斯大林汲取教训对比鲜明都是,希特勒刚愎自用到死,他有着典型的神经病人的虚妄性格:

他缺乏拿破仑的军事天才,没有受过正规的军事指挥教育,更没有指挥大兵团作战的经验(一战时只是陆军下士),却偏好处处越俎代庖,干涉将领的指挥权,似乎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当然,斯大林也是同样的“三无”牌独裁者,但是斯大林在遭受失败后,能够回归自知之明,但希特勒却始终虚妄着。

不能说斯大林的智商就比希特勒高,但毫无疑问的是:斯大林的性格比希特勒的冷静。这就是二战同盟国胜,而反共的轴心国败的最大原因。

可见“性格决定命运”所言不虚。但一般人的性格只决定自己的命运,而领导人的性格,却可能决定国运。

中国反对派要想迅速成功,急需一些运气,这个运气就是“习特勒”犯下希特勒式的错误。

曾节明 2021.5.22 微凉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