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马:中国文学的倾圮与倒掉

狄马:中国文学的倾圮与倒掉

从这个意义上说,终极价值只具有探索的价值,我们不能确认这种价值是什么,甚至不知道它是否真的存在。但有了这种虔信,我们的生命就会摆脱庸俗,我们的作品就会超越种族、超越时代,获得一种广袤壮丽的辉煌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