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2日,被吹为“杂交水稻之父”的中共国农业专家头块牌袁隆平去世,中共当局给予其罕见的高规格评价,大内宣、大外宣铺天盖地的颂圣声,五毛恶鬼也跟进诡辩护袁,反呛质疑袁隆平的民运异议人士。
为了维护袁隆平的圣人形象,中共当局甚至动用习近平当局新推出“维护英烈法”,全国范围内抓捕了7名公开质疑、批评、嘲讽袁隆平的网民,此种做法在“文革”后还是头一遭。

中共圣化袁隆平,无非是要圣化自己,因为袁隆平是中共自己培养出来的科技人才,是中共国农业专家的头块牌,也罕有的、其成就受到国际一定程度承认的中共国科技人才。


客观地说,袁隆平的确是人才,也有着相当的专业成就,但说他“杂交水稻之父”是夸张,因为美国人HenryBeachell,于1966年就培育出三季杂交水稻“奇迹稻”IR8,使菲律宾的水稻单产翻了一番,且他研发的杂交技术更精确和体系化;且另一位中共国专家石明松在两系水稻杂交方面的成果,也比袁隆平早,但因石明松早死,中共选择了袁隆平来大树特树。

但一个人要被认可为圣人,是离不开品德和社会贡献的,且不论袁隆平研发的杂交水稻已经显露的弊端:对营养成份的降低和对种子的灭绝性伤害,单论品德,袁隆平就远远达不到圣人的标准:

袁隆平有高于一般人的品德吗?没有。中共喉舌、五毛和一些糊涂的公知、异议人士,煞有介事地大肆宣扬袁隆平的“敢言”,说什么袁隆平勇敢地揭露了中共国1960年饿死几千万人的惨剧,并把这当作袁隆平“高风亮节”的典型事迹。
 
事实上刘少奇、叶剑英、胡耀邦等许多中共高官,早就公开地道出了1960年大饥荒的事,而且比袁隆平讲得更透彻:
第一个公开道出1960年大饥荒的是中共国国家主席刘少奇。1962年初,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公开承认大面积饿死了人,并将1960年大饥荒的成因归结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  
1981年,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一致通过,并向全国印发《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承认1960年大面积饿死人,并认为“三年困难时期”“主要由于‘大跃进’和‘反右倾’的错误造成的;

中共自己的党史也承认1960年大饥荒饿死人在一千万以上。《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明载:“据正式统计,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从1949年到1957年,每年都增加1000多万人[62] ;1960年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1000多万人,扣除出生率下降因素,死亡人数应在1000万以上。”
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通鉴》、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革前夜的中国》和《曲折发展的岁月》、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三年自然灾害长篇纪实》等刊物,都承认了1960年大饥荒大面积饿死人的事,而且说人祸是主因;

相比之下,在八十年代之后才说出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的袁隆平,又有什么高风亮节之处呢?他的“敢言”超出了中共允许的范围了吗??
而且,袁隆平于2009年接受《广州日报》专访,及2013年接受《人物》杂志专访时,再提及1960年大饥荒的时候,两次都把大饥荒的原因归为“三年自然灾害”,而绝口不提人祸,这比起刘少奇及文革后中共官方的说法都是大倒退,袁隆平的“敢言勇气”及“高风亮节”体现在哪里??
 

其实,袁隆平的品德,非但没有任何高风亮节的地方,还有着令人生疑之处:
袁隆平生前大力推崇转基因,是公开的秘密,他为什么绝口不提转基因作物对生态、土地、种子的灾难性及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健康的潜在巨大危害?袁隆平自己及家人是否吃转基因,笔者不清楚,但是作为中共农业高官,袁隆平不可能不知道中南海和农业部都双双吃“特供”——绝对不吃转基因,只吃纯天然有机食品,他为什么明知道中南海和农业部都绝不吃转基因,却向中国老百姓推广转基因?这是高风亮节的作为吗?


再说社会贡献:袁隆平的杂交水稻,一定程度地增加了中国水稻的产量,但如中共喉舌与五毛所吹的,什么使亿万中国人免于饥荒,这显然是夸大其词。事实上,真正使中国人免于饥荒的,是共产主义政策的摒弃,而不是袁隆平的杂交水稻——实事求是地说:邓小平一伙被迫抛弃“人民公社”制度、包产到户之后,即便没有袁隆平,中国也不会有大饥荒!

捧袁的公知们不要忘了,1960年饿死几千万人的时候,正值袁隆平三十岁——作为一个科技专家最为年富力强的时候!事实再清楚也不过:

国民党迁台之后,没有袁隆平、却有着市场经济的台湾从没有发生饥荒;而没有市场经济却有着袁隆平的中国大陆,却仍然发生了饿死几千万的大饥荒;

在共产党的举国体制下,苏联的农业专家大量增加,却于斯大林时期发生了饿死几百万人的大饥荒,沙俄时期前所未有;
在共产党的举国体制下,中共国的农业专家也大幅增加,却于毛泽东时期发生了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民国时期前所未有;

1947年摆脱英国殖民统治之后,拥有民主和市场经济的印度,再也没有发生过英据时期的大饥荒……

这些事实都确凿无疑地证明了:有效减免饥荒的,是市场经济和负责任的政府,而非袁隆平们!


曾节明 2021.5.24 晴爽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