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巴勒斯坦哈马斯对以色列的无差别火箭袭击,以及以色列政府军对巴勒斯坦更加残酷的军事进攻,吸引众多的华人眼球,民运异议人士大半为以色列欢欣鼓舞,就好象以色列斩首了“习特勒”一样。

对于犹太人痛打阿拉伯人,我基本冷眼旁观,没有兴趣置评,因为无论是以火箭袭击平民的哈马斯,还是以国家恐怖主义的空袭,对巴勒斯坦人进行的“德累斯顿式”的空中屠杀,都毫无正义可言;
伊斯兰极端武装不必多说,犹太人也不是好东西,华尔街犹太财团扶持中共多年已是公开的秘密,以色列多年来与中共勾勾搭搭,卖给中共好些大维稳的监控技术,也越来越为人所知。

但胡平兄最新的洋迷信推文,又刺激我不能不作一番评论。关于中共国上世纪的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事件,以及袁隆平为中共洗地的“自然灾害”说,胡平兄发出推文说:
“诺贝尔经济学得主阿马蒂亚。森通过大量的实证研究得出结论:“人类饥荒史的一个重要事实是,没有一次大饥荒是发生在有民主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国家。”

俗话说:“绝则错”。阿马蒂亚的错谬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只要一个民主国家发生饥荒的例子,这句话就是错的。1845年——1852年的爱尔兰大饥荒就是例子:
毗邻英格兰的爱尔兰,是大英帝国的一个行省,比印度亲密得多,地地道道是大英帝国的国土,处于民主且容许出版自由的大英政府的统治下,但1845年爱尔兰因马铃薯病害爆发大面积饥荒之后,民主的英国政府非但拒绝开仓赈灾,反而出动军队押运,把爱尔兰的库存粮抢往英格兰,英国女王维多利亚甚至无耻地指责奥斯曼土耳其政府对爱尔兰的赈灾行为,损害了她的形象。
在民主的英国政府几近种族灭绝的冷血政策下,爱尔兰人饿死两百万人(英国当局的保守估计是饿死一百万人,而爱尔兰当时总人口不足四百万),导致爱尔兰一百年后都没有恢复元气。

而曾经也是大英帝国国土的印度,在民主的英国政府统治下,先后发生了1770年、1943年、1946年至少三次大饥荒,其中1770年大饥荒饿死数百万人(英国当局的保守估计为三百万人),面对印度的饥荒,民主的英国政府的做法,与对爱尔兰如出一辙,就是非但拒绝赈灾,反而加紧掠夺印度的粮食;
1943年的印度饥荒则是非常明显:为了应对纳粹德国封锁下的粮食危机,民主的英国丘吉尔政府加紧了对印度粮食的掠夺,导致数十万印度人饿死(印度政府估计有两百万人饿死),英国政府却狡诈地托名天灾,实际上在印度人饿殍遍地的时候,武装押运的英国驳船,正满载粮食驶往英伦三岛。

印度政府统计,英国统治印度的190年当中,印度发生了二十多次大饥荒,死亡人数可能上千万人;印度的民族主义者更估计,英国政府以饥荒的方式对印度实行种族屠杀,蓄意饿死了六千万印度人。

对我举的爱尔兰、印度例子,胡平无言以对,夏明则辩曰:爱尔兰是英国国内的殖民地,但阿马蒂亚并未说殖民地除外,而只说拥有民主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国家不会发生饥荒呀,大英帝国难道不是拥有民主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国家么?

而且阿马蒂亚的话也太绝对,比如:1947年独立的印度,是一个拥有民主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国家,但仍因天灾发生了几次不大的饥荒(只不过死亡人数远远少于英国统治时期而已),这就说明民主国家仍然会发生饥荒,特别是在生产力落后的民主国家,因为人定不能胜天(灾)。

尽管阿马蒂亚的话是错话,但因为是洋人,且有诺奖头衔,所以放的屁都是香屁。这就是“洋迷信”。
客观地说,胡平在异议华人评论人士中水平一流,但对阿马蒂亚这句大漏洞话的推崇,就是典型的“洋迷信”+“灯塔迷信”——所谓“灯塔迷信”,即认为民主国家天然正义。
阿马蒂亚的错话和丘吉尔那句著名的屁话有得一比,丘吉尔说:“从来没有两个民主国家之间的战争。”这句屁话多年来备受华人“灯塔迷”们追捧,被当作仙丹圣水一样顶礼膜拜。
然试问:1812-1815年的英美战争,是不是两个民主国家之间的战争?美国内战中北方联邦与南方邦联的残酷战争,莫非是两个专制国家(政权)之间的战争??…

“灯塔迷”之所以所以迷灯塔,除开势利等人渣属性之外,就因为有“民主万能”的观念。其实民主并非万能,比如,民主制度就防止不了美国的奴隶制——这种连专制的沙俄都没有的、完全把人不当人的制度,居然在世界头号民主“灯塔”国存在了近百年,民主制度对之完全失灵,最后不得不通过一场血腥的内战来解决问题,本身就是对“灯塔”迷们莫大的讽刺。
那种只因为英国、以色列是民主国家,所以贩毒、贩奴、抢田夺地、杀人放火、种族灭绝、或者把某国的一半人口打成难民…统统都属“正义”的观点,其荒谬无耻还用论证吗?
制造“灯塔”,其实就如共产党炮制“伟光正”一样,是同一块臭料的两面。

“灯塔”之所以不值得迷信,也在于“民主”,不过是政府产生的方式和统治的方式,也就是内部治理的方式,它远远不是正义的化身,作为一种内部的治理方式,它都是有局限性的,比如民主治不了种族歧视和种族冲突,治不了财政制度的松弛(过份的福利)…但毕竟,比起专制国家来,民主国家对内更文明,但对外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对内文明=/=对外文明),所以我们看到:

民主的英国,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向其他几乎所有国家发动过战争的国家——依靠无比贪婪的侵略、扩张、掠夺,成就了“日不落帝国”;  
民主的英国,曾是全世界最大的贩奴国;
民主的英国,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唯一一个以贩毒为手段以改变外贸赤字的国家;
民主的英国,是迄今为止全世界唯一一个为了保卫本国贩毒,而对他国发动侵略战争的国家;
民主的英国,曾对北美印第安人、新西兰毛利人实施种族大屠杀,屠杀数百万人,并把澳大利亚土著人彻底杀光;
民主的英国,曾以粮食掠夺和拒绝赈灾的狡诈方式,对印度人和爱尔兰人实施残酷的种族灭绝,谋杀了上千万人;

扪心自问:民主的大英帝国三百年来对外的种族灭绝和战争罪行,比起谋杀了六百万犹太人的“第三帝国”来,究竟是罪行轻微,还是倍有过之而无不及??  

“灯塔”迷信可以休矣!

综而言之, 对内,民主制度不可少,对外,则“民主灯塔”靠不住,国际政治,靠得住的唯有民族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