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心:立足个人才能为“人权”张目

汉心:立足个人才能为“人权”张目

综观中国社会历史与现实的语境,我们总是被“主流趣味”牵引着,将人的社会化表达局限于当下的利害盘算,从而放弃对人生各种可能性的思考,因而我们总是被定格、被固化,从而成为专制主义科层控制系统中缺乏主体功能的社会构成元素。

汉心:我们应该活出人的“高度”

汉心:我们应该活出人的“高度”

唯其如此,我们必须依赖于主体意识的全面觉醒并通过社会群体与个人之间的互动自为,使得人人都能担负起应尽的责任,将个人的内在关注和自我体恤的伦理诉求延伸成为普适而具有整全性的社会理念,以确保每个人都能在其所处的世界中保持足够的“高度”和社会正面地对话,最终形成一种根基于善与爱的伦理自觉与交流机制。

汉心:个人才是决定集体行动的终端

汉心:个人才是决定集体行动的终端

我们只有始终秉承着对人的罪性的领悟和警惕,在个人化的维度确定好自己作为社会人的权利边界和责任原则,方能由内而外促成自我的完善以达于反对伤害自己也不及他人的道德升华,最终使得人人都能通过自主性、建设性的努力将人心导向正义的光明前景,以此就能最大限度地培育出不跟风、不协从进而消除公众无意识的盲目性,从而在根本上瓦解极权主义制度和文化赖以存活与滋长的人性基础。

汉心:国人权利灭的根源

汉心:国人权利灭的根源

在中国,谁“养活”了自己,往往被社会寄生集团颠倒主客关系进行反复的话语渗透,进而成为人们习以为常、理所当然的“标准化”社会意识,所谓“天下”的人、组织的人、,也即是被权力分级操控着全部生存资源,依靠官方提供吃穿住行、输血供氧获得活命权的人,因此,其内涵就不仅止于一般的社会身份标识和职业确认,还包括个人内在的价值取向与心理慰藉,都必须依赖于这种不可替代的社会结构“同意”接纳和组装,否则作为单个的人不仅有被置于边缘化的担心,还有被淘汰被抛弃的惶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