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骆:驳王丹《习近平必须下台中国必须改变——告国人书》

2020年7月8日

海外网站《北京之春》发布海外最著名的政治反对派领袖王丹王军涛严家祺胡平苏晓康李进进等十八人签署的告国人书。该告国人书咋一看似乎是正义在手真理在胸逻辑严谨证据充分仔细一看却是在政治上是保皇保共保守的在法律上是无视证据的在方式上是停留于意念上的在实际操作上是无从下手的在逻辑上是混乱的。总之,是一个既没有政治意义又没有物理意义的只是一个故弄玄虚哗众取宠滑而不实发泄对习近平个人不满的政治性文本而已。充其量只能满足一些人的反习近平的心理需求而对中国的物理世界没有一丝一毫的作用。

一,政治上的保皇保共保守。

告国人书的中心思想是让习近平个人下台。文章中几乎没有提出执政党的问题。好像习近平下台就能解决所有的政治问题社会问题似的。其实这些政治反对派领袖压根没有看到问题的根本原因。套用毛泽东评论《海瑞罢官》戏剧说的“要害在于罢官”的话说,中国所有的问题要害在于“党”。在深入一步说的话,要害在于“军队”。所以海外政治反对派领袖只是把问题的原因停留在习近平个人身上而没有进一步挖掘到党乃至军队的层面上。就是说他们离问题的根本原因还有二步之遥呢。问题是恰恰这个二步之遥无意中暴露了他们这几个政治反对派的保皇保共保守的政治理念和政治纲领。具体的说他们只是反对习近平个人而不反对习近平的政治人事基础“党”。

一个基本的政治常识就是,习近平本人不管是好还是不好,他只是从这个党中产生出来的,而不是相反。从毛泽东华国锋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以来,中国所有的问题都是——党——这个政治组织乃至这个组织缔造的政治体制造成的,领袖们只是在这样的体制之上加重了恶化了问题而已。比如毛泽东的抗美援朝大跃进人民公社反右反右倾文革,华国锋的两个凡是洋跃进杀李九莲,邓小平的抓魏京生打压六,四运动,胡耀邦的83年严打和清除精神污染,江泽民的镇压法轮功甩卖国有资产,胡锦涛抓刘晓波狂买美国国债等等。

所以,只是让习近平下台并不能根本解决中国的所有问题。问题在于,习近平下台了谁上台呢?在告国人书的语义中显然只能是在政治局常委中选择了。比如李克强汪洋王沪宁赵乐际几个人中选择了。(李克强赵乐际和王军涛胡平当年在北京大学是非常熟悉的同学,严家祺和王沪宁当年也是好朋友)或者是在政治局委员中选择了。反正绝对不会在体制外选择,更不会在我这样的人中选择。

显然,告国人书认为只要是李克强汪洋王沪宁赵乐际等人上台中国就会转向开明政治乃至西方式的政治民主。所以,告国人书当然也是海外大多数政治反对派领袖们始终把中国政治转向的希望寄托在中共身上,所以我把他们定位于“保皇保共保守改良派”。

问题是,中共高层的李克强汪洋王沪宁赵乐际能进行主动转向吗?

答案是肯定不能!

中国任何一个人,不管他在大学接受了什么样的西方文化西方政治的教育,只要他在年轻时代就投入了中共的政治体制并在近四十年中历经坎坷的爬到了政治局委员乃至常委的位置上他还会保留年轻时代的政治民主个人自由的理想和激情吗?四十年的体制内的正统思想早就把他的理想和激情磨没有了,剩下的只有党性奴性了。何况还有四十年中经历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权力和物质享受以及巨大的荣誉和老婆孩子亲朋好友的经济利益。(看看退休高官的家属们财富)这样的高官们即使接替了习近平也绝对不会进行政治转向的,他们只能沿着这样的政治体制迫不得已的乐此不疲的走下去直到老死在荣华富贵之中。李克强汪洋王沪宁赵乐际在四十年中如果稍微表现出一点点政治民主个人自由的思想和政治行为就会立刻被打下来甚至是送进秦城监狱。那些政治元老们也绝对不会培养他们进入政治局高层。

所以,把中国政治转向的希望寄托于中共和李克强汪洋王沪宁赵乐际等人身上,从政治上说是反动的从逻辑上说是混乱的从智商上说是愚蠢的。因为政治反对派领袖们在客观上延误中国政治转向的进程同时也迷惑了本来就愚昧的亿万底层老百姓。

从道理上讲,任何政治反对派同对手的斗争都应该是你死我活的刀刀见血的阶级斗争。而海外这些政治反对派却把同对手的斗争始终定位于和和气气的你好我好的互相协商的路线斗争范畴,那么双方在政治逻辑上属于同一律的关系了。顺着这个逻辑下来,这些政治反对派当然也就属于政治反动派了。因为按照他们的政治战略和政治策略中国在几十年之内也实现不了政治转向同时他们还成了对手的吹鼓手和抬轿夫,这样的政治反对派不同时也是政治反动派么?中国的政治改革和中国革命能依靠这样的软弱而糊涂的资产阶级政党和书呆子式的领袖吗?现实和历史已经证明,这样的政党和领袖永远是理论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因为无论多少正义的吐沫星子都是无法颠覆三百万军队二百万警察一千所监狱组成的物理性中共的——中国革命的希望在于中国联邦革命党和领袖袁红冰的身上。

所以,这个告国人书从大方向上说从根本上说其实是一个反动的政治文本。

二,法律上的无视证据。

告国人书劈头就说习近平是传播谎言隐瞒疫情病毒扩散的主要责任人,却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只是含糊其辞的犹犹豫豫的说层层追究理应追到最高责任人习近平身上。唯一的证据只是地方官说上级没有下指令。就根据这个证据,所以习近平必须下台。

这个结论太草率了吧?太无视法律的严肃性了吧?

这个疫情肯定是存在人为的延误或者是政治性隐瞒或者是技术性误判,三者必有其一。当然现在还没有任何权威性定论和法律性判决,所以还不能一锤定音的义正言辞的向全世界宣布弹劾习近平。如果把这样的弹劾公开喊出来就明显的无视法律了。因为没有任何证据,只是有一个逻辑推理。但是法律只是承认证据而不承认推理的。政治弹劾也是一样。

人为的延误政治性隐瞒技术性误判这三个可能性中一定是有一个。但是问题是,一个是地方政府的延误隐瞒,一个是国务院层面的延误隐瞒,一个是中央习近平的延误和隐瞒。现在还没有权威性定论和法律层面的判决,所以就不能言之凿凿的宣布就是习近平本人在延误隐瞒。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国家疾控中心高福技术性误判,即可防可控,人不传染人。可能国务院或者是中央在这样的专业定论误导下没有及时发出传染病疫情的指令并导致疫情的延误隐瞒扩散。这样的领导性失误和告国人书指责习近平的故意延误隐瞒的政治操作完全是两个性质的失误。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任何人都是不能下这样斩钉截铁的政治定论和法律性的判决的。更不能向全世界发出政治弹劾书。告国人书在这个问题上是没有任何说服力的只能给自己带来无视法律缺乏法律常识和意识的印象。其对手在权力斗争中给周永康等人的法律判刑时候还要找一个证据呢而告国人书签署干脆连这样的假模假式法律形式都不屑于走而直接使用哲学推理的形式就给习近平定罪了。难道标榜追求自由民主法治的政治反对派领袖们在这方面还落在了封建意识浓厚的对手之后吗?告国人书的主要签署人都是海外最著名的德高望重的政治反对派领袖兼哲学政治学历史学法律学文学的顶级学者,他们却犯下如此低级错误,在最高政治层面的重大政治斗争中,这样的错误就是不可原谅的,这样的破绽不用对手反击自己就不打自垮了。

还有,告国人书言之凿凿说中国政府持续散布虚假信息颠倒黑白把疫情源头归罪于美国意大利身上欺骗世界蒙蔽国人,这样的恶行没有习近平的决定是不可能实施的。

问题是,中国政府什么时候把疫情源头归罪于美国意大利了?赵立坚在私人推特上以私人身份和钟南山及微信群一些自媒体文章说美国是疫情源头和中国政府有什么关系呢?和习近平有什么关系呢?这样的对习近平的重大指责是需要证据的而不是推理的。即使是习近平有这样的幕后指使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不能以这样的语义明确的形式说就是习近平决定的,只能是以怀疑猜测的语义形式说出来,否则又要出现法律性的破绽。

三,在方式上是停留于意念之中。

告国人书强烈要求习近平向全国人民道歉并辞职下台。

问题是,习近平是你们选上去的吗?既然不是你们选上去的又怎么能让他道歉并让他下台呢?你们有权力让他道歉但是没有能力让他道歉更没有能力赶他下台。现在中国没有任何党派组织和个人有能力赶他下台,不管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都没有这个能力。这和真理正义这样的形而上的东西没有关系只是和实力武力这样的形而下的物理实体有关系。你们有300万军队200万警察1000座监狱吗?如果没有就不要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的大话废话。这样的大话废话只能在幼稚园的小孩中反复出现。美国有这样的物理实体可是仍然不敢说出来这样的大话更不敢做出来这样的大事。美国有这个能力却没有这个胆量,何况肩不能挑担手不能提篮空有满腔热血一嘴吐沫星子的你们乎。

四,在实际操作上无从下手。

告国人书说,成立武汉肺炎独立调查委员会,邀请专家媒体参加调查真相追究中共和政府的责任提出责任人名单。

问题是,这个事情怎么操作?谁来牵头?政府牵头的话它会调查公布真相并追究党和政府的责任吗?你们牵头吗?你们能过来中国吗?政府允许你们牵头调查真相吗?我牵头吗?谁给我经费呢?专家和媒体听我的支配吗?政府的档案让我看吗?中央习近平国务院李克强和武汉政府疫情经办人能接受我的调查采访吗?所有媒体都是体制内的他们敢爆料真相吗?

还有,告国人书说,成立专项国家基金赔偿武汉人民。

问题是,中国各个银行钱有的是,谁能听你们的话把钱赔偿武汉人民?只有中央政府有这个权力,可是中央政府能这样做吗?政府只有在承认自己制作的病毒并流出同时延误隐瞒扩散疫情的重大失误情况下才能赔偿武汉人民。可是,病毒是武汉病毒所流出来的吗?尽管外面议论纷纷可仍然需要证据。这样的证据就是有的话政府能公布吗?政府不公布谁有能力调查出来呢?

还有,告国人书说,建立机制保障公民言论自由,释放方斌陈秋实李泽华许志永,停止打压任志强方方艾芳,取缔中央网信办开放网络等等。

问题是,谁来搞这些事?你们吗?我吗?显然是天方夜谭。只能是政府搞这些事。告国人书还是把政治改革的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可是政府要是搞这些事还是中共的政府吗?那不是美国式的政府吗?那样的话你们的政治对手不就是主动政治转向了吗?显然他们不会主动转向。所以这个诉求还是操作不了。

还有,告国人书说,停止推卸责任的外交和粉饰太平的宣传。

问题是,这个诉求怎么操作呢?外交部和中央媒体能听你们的吗?他们不听的话你们怎么办,砸烂外交部中央电视台吗?所以,这个诉求还是无法操作。

五,逻辑混乱。

告国人书认为,中国不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国,这片土地属于每一个关心这里的人。

这个话即对又不对。从社会国家族群人种学的宏观角度说中国是人民的中国不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国。从政治经济军事教育科学金融医学的微观角度说中国还真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国,否则就不会在70年中发生这么多的重大失误和武汉疫情,同时也不会有这个告国人书。在这个告国人书中谈论的都是政治领域的事情也都是在中共政治统治下发生的事情都是离不开中共的事情,怎么能说中国不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国呢?可是中国又确实不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国而是人民的中国,可是人民在中国里没有任何话语权只有中国共产党有绝对话语权,所以中国还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国。可是中国确实不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国确实是人民的中国,可是人民确实是中国共产党的工具,所以中国还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国。可是没有中国人民也就没有中国共产党,所以中国还是人民的中国不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国。可是没有中国共产党又哪来的这么多失误呢,所以中国还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国。

所以,告国人书在前面说了那么多和中国共产党有关的话题却在结尾突然冒出来中国不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国,这片土地属于每一个关心这里的人这句话就是典型的逻辑混乱了。这句话属于哲学家康德的二律背反理论的范畴,不知道告国人书为什么在形式逻辑一路顺风的情况下突然来一个奇怪的二律背反给这个政治文本来一个虎头蛇尾兼驴群不对马嘴呢?

最后,告国人书热烈的期待号召全国人民加入他们的大规模公民签署的行列发出震惊天下的声音——习近平应该下台!中国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

可是,我不敢,如果你们来中国喊一嗓子的话我就敢喊。同时我也不想喊,因为这是一个没有任何物理意义的事情。借用我在前几天海外网站发布的评艾晓明胡平李进进吾尔开西杨建利等665人《致全国人大国务院并全国同胞书》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

这个《告国人书》尽管在海内外的思想界搞的轰轰烈烈却无法触动国内物理界的一丝一毫。这次海内外结合的思想层面语言层面吐沫星子层面的抗争行动在国内物理层面取得的效果仍然是一个大大的零。尽管这样的零具有精神上的真理上的价值观上的至高无上的意义却仍然是一个物理层面的零。这样精神性的零再多再壮烈再伟大也仍然永远是一个物理性的零。零就等于幻想等于艺术等于诗歌等于美梦等于春风等于空气等于手淫…….等于弗洛伊德诊所中的患者。

2020年7月8日

(孙大骆:《习近平权术史》 作者)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