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entry is part 1 of 6 in the series 意境性存在—屬於心靈的真實

詩人哲學家袁紅冰的最新作品《意境性存在—屬於心靈的真實》,既是一部令人心神震撼的文學著作,也是一部引導人走出物慾橫流的生活方式的生命哲學之書。

早年袁紅冰任教北京大學時,就被學生稱為「精神導師」和「北京大學第一才子」。《意境性存在—屬於心靈的真實》盡顯袁紅冰絢麗璀燦的文學才華,也充滿生命哲學的睿智。

《意境性存在—屬於心靈的真實》分為《文學卷》和《哲學卷》。

《文學卷》由七篇短篇小說構成。袁紅冰文學、哲學著作等身。不過,此前他的文學著作基本上全部是長篇;《意境性存在—屬於心靈的真實》的《文學卷》,是他的第一部短篇小說集。

同一般短篇小說集不同,構成這部著作《文學卷》的每篇小說都有一個極富哲理性的篇名。可是,小說的內容卻情感豐饒,動人心魄,情節出神入化,就像哲學的夜光杯中盛滿情感的葡萄美酒。現將《文學卷》七篇小說的主題分述如下。

第一篇小說題目叫作《懷戀中的生命—對意境性存在的最初領悟》。這篇小說的主題表述一對戀人唯美的愛情。其唯美文學的感染力超過《少年維特之煩惱》,可謂愛情的千古絕唱。凡想要理解唯美主義愛情的男女,不可不讀此篇。

第二篇小說的題目叫作《真實與虛無之間—虛無是心靈的存在形式》。這篇立意特立獨行的愛情小說,透過生動的文學方式,表述慘烈至極的人生悲苦。可以說,僅這一篇小說中,就凝聚了「人類萬年文明史」中所有的慘痛悲苦。「懂得痛苦是理解人生的起點」,沐浴在血海淚滔中的心靈慘痛和情感的悲苦,使這篇小說堪稱理解人生的啟示之作。

第三篇小說的題目叫作《人的終極困惑—實體存在與意境性存在構成的悖論》。這篇小說的主題表述當代最強烈的慾望,即對金錢的貪慾。透過一個超億萬富婆充滿戲劇性的崛起和衰敗過程,小說深刻展現出財富和幸福之間的關係。特別是其中關於渴望金錢的女人和冥冥中的財富之神之間的曖昧戀情,可以使人們從新的視角來理解金錢的誘惑力。

第四篇小說題目叫作《「我」意味著什麼—用無盡的柔情撫摸死亡》。一個在台灣北海岸峭壁岩洞中守護骷髏、以度殘生的心碎之人,一個被核子爆炸的烈焰烙在「死亡之海」羅布泊巨岩上的美人身影—他們之間的萬里戀情構成這篇小說的主題。這不僅是一篇悲愴壯美的愛情史詩,跌宕起伏的命運傳奇,而且是值得當作座右銘的生命意義的箴言之書。

第五篇小說的題目叫作《佛心應如花—審美激情是意境性存在的皇冠》。這篇小說的主題表述一位以描繪心靈形象為生命意義的流浪畫師,同一位女活佛之間的詩意繽紛之戀。這是一篇透過散文詩的風格,運用如吟如頌的語言,表現詩心與佛心之間的戀情的小說。讀過這篇小說,會使人沉醉在六世達賴喇嘛所開示的佛心詩情之中。同時,這篇小說的寫作風格也經典表現出袁紅冰關於「詩意小說」的文學理念。

第六篇小說的題目叫作《拯救上帝—宇宙的終點是心靈的起點》。小說以震驚全球的台北鄭捷「捷運」殺人案為原型,揭示出一個殘殺眾多生命的俊美青年的內心世界。在幾乎人人皆憤怒詛咒鄭捷的社會氛圍下,作者從詩者和哲人的角度對此案的解讀,有利於人們透過更深沉的思維方式,反思當代社會和人生的價值。

第七篇小說的題目叫作《愛是心靈唯美的祈盼—追尋生命神聖感和忠實於心靈的生活方式》。極致的唯美理想和極端的人性悲劇,同時出現在這篇小說表述的愛情命運中。聖潔的高貴和醜陋的卑鄙、詩意豐饒的戀情和殘酷無恥的背叛,將透過巨大的反差血淋淋地撕裂讀者的心。凡想要體驗心被撕裂的痛苦的人,不能不讀這篇小說。

另外,痛感白話文對華文美神韻的傷害,作者試圖用一定程度回歸古華文的方式,修正白話文。這篇小說明顯表現出作者在語言風格上的上述努力。

上述七篇小說,每篇都用一個千古絶問作為結束。每一個千古絶問又都是讓人重新思索人生意義的暮鼓晨鐘。

《意境性存在—屬於心靈的真實》的《哲學卷》,也由七篇哲思之文構成。《哲學卷》七篇的題目同《文學卷》七篇的題目對應一致。《哲學卷》的每一篇哲思,實際是對《文學卷》每一篇小說相對應的生命哲學的詮釋。

「讓美文學因得到哲思的加持而免於淺薄,讓哲學由於詩意之美的祝福而魅力如霞」—這是袁紅冰重要的創作理念。本書《文學卷》和《哲學卷》的對應設計,正是袁紅冰實現其創作理念的又一個範例。

本書《哲學卷》的主題思想圍繞重建忠實於心靈和生命神聖感的生活方式展開。

作者透過與佛、上帝的精神對話,揭示出當代心靈腐爛於物慾的生活方式的文化原因,以及這種生活方式意味著前所未有的人類大劫難。

本書《哲學卷》中提出的「意境性存在」、「豐饒的虛無」、「唯美之靈的絕對性」、「虛無是心靈存在的形式」等一系列卓然不群的哲學理念,不僅包含發人深省的生命啟示,而且提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思想方案,即透過拯救哲學,來拯救人類心靈。讀完《哲學卷》,你會重新深思對於生命意義、幸福、死亡和愛情等人生最重要價值的理解。

本書《哲學卷》體現出袁紅冰哲思達到的最新境界,堪稱當代哲學的驚世駭俗之作。

在物性貪慾汪洋氾濫的時代,這是一本孤獨堅守生命神聖感的心靈之書,也是命運獻給仍然相信愛情的人們的祝福。

最後,摘錄作者在《文學卷》「序曲」中的兩段話作為結束:

「塵世之間,每一個人,每一個個體的命運,都是一個百年疑問:『我』,來自何方,又將歸於何處?這個疑問是人類的終極困惑。凡不願讓心靈隨肉體一起在物慾中腐爛而死的人們,請用清泉滌手,翻開此書,並艱難地閱讀。艱難結束之處,重重疑問的雲海之上,人生意義和生命神聖感將如豐盈的滿月升起,你的心靈間將有銀輝萬里。」

「是的,閱讀是艱難的,因為,讓人生成為意義就意味著艱難,而讓意義與生命的神聖感一致,則是艱難的極致—為了意義和神聖感,就要讓我們艱難吧,那是為人類的命運而承受的艱難。」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公司

二零一四年

(《意境性存在——屬於心靈的真實》 袁紅冰著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出版)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eries Navigation《意境性存在——屬於心靈的真實》 目錄 >>
Share This